若干年前,这句话我们就耳熟能详,纵然中外有着天然的文化差异,但“梦想”都是一样的原始动力。利物浦三十而“利”的冠军世人皆知,罗伯逊从无到有的丰满也完美契合着这段故事。

1994年出生的罗伯逊正值巅峰,本赛季已经贡献了8次助攻,身价热炒之时也是实打实的8000万欧先生,欧冠冠军、世俱杯冠军、英超冠军接踵而至,看似贴着“人生赢家”标签的他其实也有段曲折的故事,甚至差一点放弃自己的职业生涯。

出生在格拉斯哥的罗伯逊是天生的凯尔特人球迷,童年时期,他就经常和父母出现在公园球场,作为套票的拥有者,家庭是罗伯逊与足球世界牵连的第一把钥匙。他和哥哥的房间到处贴满了偶像拉尔森的海报,从那时起他就笃定了“长大后效力凯尔特人的终极梦想。”

一切如他所愿,15岁的罗伯逊已经在凯尔特人崭露头角,兴奋之余,父亲决定奖赏他,方式则是每进一球奖励2英镑,一个赛季的时间,小罗伯逊就赚足了75英镑。父亲的阔绰来源于自己的努力,老实说,虽然不能完全划等号,但罗伯逊在青年队里确实游刃有余。

距离自己的职业合同只有一步之遥,父母亲和哥哥都在等待签约的那一天,但新技术总监的到来,打破了这份平静,他认定罗伯逊不是凯尔特人的未来,准确说:“你可以离开了”,理由是“你太瘦弱了”。

母亲为了安慰他,特意买了罗伯逊最爱吃的咖喱,但被淘汰的创伤在年轻人心中很难痊愈,他把自己锁在房间内,一直流着泪,看着墙上的拉尔森海报,一切那么近,又那么远。

梦想在解约面前变得一文不值,他要生活,这是他对这个家庭最现实的贡献。为此,他曾干过一些园艺的活,也曾给一线队做清洁工作,还在苏格兰国家队比赛的时候去汉普顿公园球场打工,甚至还在商场里卖过女性内衣。

但父母知道从小热衷足球的儿子并不想轻易和心爱的玩具分道扬镳,通情达理的父母给罗伯逊设置了最后期限,如果罗伯逊无法在一年内出场比赛,就必须开始考虑去上大学了。也许是命中注定他不该如此匆匆退场,女王公园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即便这是一家第四级别的球队,但籍籍无名的罗伯逊根本没有拒绝的底气,要不然,他去念书,从此扮演一个球迷,要不然,他接受挑战,从零开始铺垫自己的职业足球之路。

选择从来都是双向的,没有人逼迫罗伯逊委屈自己,但心里有光的时候,路也没有那么难走。他其实起初在这里他并没有展现高人一等的实力,甚至连生活都是和从前一样。

18岁的时候,别人在憧憬着未来,罗伯逊好像在恶性循环,他在社交网站上写下了“在这个年纪,没有钱就像垃圾一样, 我需要一份工作。”

一切都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18岁的罗伯逊感受到了职业生涯处子秀的魅力,单赛季中甚至斩获了两粒进球,父亲不会像小时候那样给予他每球2英镑的奖励,而罗伯逊要的礼物也不会仅仅停留在家庭式的鼓励。

女王公园球场给予了他重新开始的舞台,虽然在2012-13赛季他出场次数达到了43次,,但还是没有能提供一份留下来的合约。刚刚看到人生火苗的罗伯逊又被现实禁锢了,但这一次命运选择眷顾他。

原来在效力期间,邓迪联就曾多次派出球探观察这个年轻人,虽然技术上并没有碾压同龄人的优势,但不知疲倦地奔跑却是最冲击视觉感官,这个世界上不是人人可以成为梅罗,绝大多数人以自己的方式填充梦想的底色。

在这里他不在需要兼职谋生,也更为专心地努力,事实证明他没有辜负邓迪联的期望。第一个赛季中,邓迪联就跻身联赛前四,甚至还杀进了苏格兰杯决赛,在个人荣誉上作为苏超菜鸟的他颇为意外地收获了苏超年度最佳年轻球员的称号并且入选苏超年度最佳阵容。

罗伯逊打通了任督二脉?显然不是,过去几年的成长虽然堪称“浮光掠影”,确定的是,他深刻体验了人间冷暖,这是他的幸运,正如他自己所说:“我觉得能够见识到在足球泡沫外围的人们是如何一天天度日的,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

罗伯逊还是没有能留在邓迪联,区别于凯尔特人青年队和女王公园时期,这一次他是被英超的赫尔城看中,300万英镑对于中小球会而言是一份能承受的财务支出,这一年罗伯逊20岁。

另一方面主张引进他的布鲁斯说道:“我们做好了自己该做的工作,我亲自看了罗伯逊踢球然后将他带到了赫尔城,这多少有些赌博性质。”事实证明,赫尔城谦虚了,他们用285万英镑赌博的马奎尔在曼城斯特,300万英镑赌博的罗伯逊在利物浦,现在他们的老板又蹭了一波热:“当时我们还看中了范戴克”。

赫尔城是英超著名的升降机,第一年降级,第二年升级,第三年再降级,但是因为队友受伤迅速上位的罗伯逊从此没有再“成全”别人。赫尔城从英超到英冠的滑落轨迹里,这个年轻人一发不可收拾,就像攥紧糖果的小孩,坚决不松手。

赫尔城的三个赛季里,115场5球9次助攻的数据可圈可点,但回过头看,这段跌宕起伏的故事似乎就在考量着年轻人的极限。

被苏格兰国家队眷顾的他在登陆安菲尔德之前,其实也收到了马克·休斯的厚爱,相比较利物浦和克洛普的魅力,马克·休斯和斯托克城光凭诚意很难打动罗伯逊。而外界对这笔交易形容为“男人版的灰姑娘”。

在利物浦的第一个赛季他场均6.4次夺回球权,位居所有左后卫之首,他对阵曼城时曾以一敌五逼抢的画面记忆犹新,可当初在参加第一次队内训练时,克洛普对他的评价是“生病的男孩”。“毒舌”内维尔更是直接将罗伯逊认定为“不堪大用之人”。

对于这样的评价,罗伯逊并不淡然,但处理方式很婉转,他说:“被别人轻视才是自己最大的动力”,他一直是这样过渡职业生涯的,起初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不知疲倦的奔跑。奔跑是他从苏格兰一路摸爬滚打的终极武器,身处豪门,保留最原始的自己才能确保自己更好的融入。

罗伯逊这么说,也这么做,他并不介意自己一开始只是边后卫的补充,直到莫雷诺的受伤,他才真正走进了球迷的视野,自然也会是苏格兰足球的骄傲标志。

如今的罗伯逊依旧低调、内敛,甚至主动加练过任意球,曾经他被自己钟爱的俱乐部解约,曾经他不得不远离故乡,如今他要去争取的东西,要去的远方都是“素未谋面的故乡”。这是他从男孩变成男人的精神动力。

正如他所说:“在加盟利物浦之前,我的职业生涯都是崎岖的旅程,即使现在,赫尔城的降级还让我十分恼火,这是一个伤心的时刻。”

当一个“参军”三年的男人还能耿耿于怀的时候,说明了他害怕重复往事,虽然赫尔城的地位无法与利物浦平起平坐,虽然风头正盛的利物浦已经被冠军眷顾,但这种“失去感”是相似的,有人说罗伯逊成熟了,其实这是生活教会他的道理。只有义无反顾,才会彻底清除失落感。

欧冠冠军、世俱杯冠军、英超冠军按部就班了铺张了利物浦的红色旗帜,而罗伯逊也理所当然地拥有着属于自己的激情呐喊:“红军夺冠几乎都有苏格兰人的参与,如今由我来延续传统。”现在他是苏格兰国家队的队长,现在他想在利物浦一直踢到退役。

曾经无球可踢的罗伯逊只能在超市、街头、公园流落,一度以为足球是奢侈品,但根植于内心的执念确保了罗伯逊生生不息的理想之火,刚到利物浦时,他说没有人会要他的球衣,现在呢?答案显而易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法兰西上演欧冠巅峰对决:马德里与利物浦的“悲喜两重天”
Next post 解读罗伯逊:身价两年暴涨7000万从小人物到超级巨星的进化

Goto Top